大力税手 | 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安徽华源医药再涉虚开增值税发票案 董事长王军被曝行贿原太和县委书记26万元

2020-09-18

中国网财经9月18日讯(记者 林溪)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披露的一则刑事裁定书,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现名“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源医药”)卷入了一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判决书显示,该公司曾以票面金额11%的价格,向燕某出售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税额75万余元。该发票由永茂医药公司在k8凯发真人版机关认证抵扣。

值得一提的是,华源医药公司此前曾牵涉多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及受贿案,公司董事长王军也于近日被曝出行贿原太和县委书记肖军26万元。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方表示,不清楚相关事情,向领导汇报后给予答复,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2020年9月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燕保林、陆同润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从2013年11月底开始,在绝大部分无真实货物进出的情况下,被告人燕保林以永茂医药公司名义大量接上游医药公司虚开来的进项绝大部分是中药、少量是西药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并由公司财务进入增值税进销存系统。而在裁定书披露的“永茂医药公司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中,涉及了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2014年,被告人燕保林通过安徽省阜阳的桑某联系,以票面额11%的价格从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购买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42.94786万元、税额75.30114万元,由永茂医药公司在k8凯发真人版机关认证抵扣。

天眼查显示,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曾用名为“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变更为现用名。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中成药、化学药制剂、化学原料药批发,医药中间体、实验室仪器的销售等。

公司涉多起虚开发票案

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多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有关。

2019年5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张雪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至2016年4月,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与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王某3联系王某1虚开增值税专用票,被告人张雪英等共同帮助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从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2份,价税合计30761126.36元,税额共计4469566.17元。

2017年8月1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王玲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至2016年4月,被告单位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与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被告单位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被告人王玲联系被告人王继侠、刘莉,被告人王继侠、刘莉帮助被告单位淄博恒信医药有限公司从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07份,价税合计35980573.95元,税额共计5227947.38元。

2017年7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付伟、付钦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2011年8月至12月,付钦伟、王强在无任何货物交易的情况下,虚构出售人身份信息及冒用由付伟提供的当地农民身份信息,虚开收购发票2818份,票面金额共计26368221元,并指使赵俊以龙发公司名义为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09份,票面金额共计20880071.55元,税款金额共计3549612.45元。

2016年9月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张某某、李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证人证言”中披露了证人张某证实,其与张某某等人在舒城注册了地产公司等三家中药材公司,其中,地产公司向外开《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受票公司涉及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但是,包括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六家受票公司在地产公司没有买一分钱的中药材,其公司给六家受票的公司开的所有《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上的中药材的金额、税款全部都是无货虚开。六家受票公司,都按照每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上的价税合计金额付给地产公司4.5%左右的开票费用。

董事长王军被曝行贿事件

记者还注意到,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除了涉虚开发票案件外,还牵扯受贿案件。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石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1月至2019年2月,刘某1代表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向七台河市人民医院销售药品,为取得关照,多次送给石某好处费共计8万元人民币。

《吴东昆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吴东昆接受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冷某的请托,为冷某代理的药品在涡阳县中医院提高销量和支付货款上提供帮助,先后3次收受冷某给予的7万元。

《邢志勇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2007年7月至2012年12月,被告人邢志勇利用任新疆伊宁县墩麻扎镇卫生院院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业务员项某的请托,先后12次收受项某所送现金共计34万元。

另外,近日有媒体报道,“接到举报邮件,称安徽晶宫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农商行法人股东董事长多次行贿政府官员,金额巨大性质恶劣却没有受到刑事处罚。”

上述报道还指出“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董事长王军行贿肖军”。报道称,2020年3月5日,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太和县委书记肖军受贿罪一案。庭审中查明王军为获得肖军对华源医药公司的支持及谋取本人及家人的职务提拔,行贿肖军人民币26万元和一副字画。对于该部分内容,中国网财经记者已在中国庭审公开网核实,在“肖军受贿罪 (2020)皖17刑初1号”案件直播视频中,法庭工作人员提到,被告人肖军“收受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军26万元和一幅字画”。

据天眼查显示,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安徽颍上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持股比例11.13%。同时,安徽华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王军也是安徽颍上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另外,天眼查披露的信用报告显示,王军共任职205家企业,包括两家上市公司,其担任北京京城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山西仟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