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争议】原告要求被告按其实际支付货款322.76万元开具发票,被告公司提出其已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已向工商机关申报注销公司,不具备开票条件。高院认定,公司注销不构成不开具发票的法定事由,故中院认定双方合同约定价款为含税价、税款由原告公司代扣代缴的判定予以撤销:(2019)京执复199号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民事争议】原告要求被告按其实际支付货款322.76万元开具发票,被告公司提出其已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已向工商机关申报注销公司,不具备开票条件。高院认定,公司注销不构成不开具发票的法定事由,故中院认定双方合同约定价款为含税价、税款由原告公司代扣代缴的判定予以撤销:(2019)京执复199号

内蒙古伊泰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等民事执行裁定书

发布日期:2020-01-08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执

2019)京执复199号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内蒙古伊泰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

法定代表人:宁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燕,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北京鸿安恒业消防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

法定代表人:张毅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乃逊,北京尚睦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内蒙古伊泰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伊泰公司)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三中院)(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作出的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伊泰公司向北京三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2019年1月3日立案。执行过程中,北京三中院以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第四项欠缺明确的给付内容为由,作出(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驳回伊泰公司的强制执行申请。

北京三中院查明,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作出的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第四项载明,北京鸿安恒业消防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安公司)在收到裁决十日内向伊泰公司开具已付货款的全部发票。申请执行人据此要求鸿安公司开具已付款项3306944.23元的全部发票。经查,双方对于已付货款的金额、开具发票的种类均存在争议。

北京三中院认为,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具有明确的给付内容,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第四项欠缺明确的给付内容,且双方当事人亦对此存在争议,无法明确,故伊泰公司的执行申请不符合执行案件受理的实质要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六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8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伊泰公司的强制执行申请。

复议申请人伊泰公司向本院申请复议称,请求依法撤销(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裁定被执行人鸿安公司立即向我公司开具已付货款3227616元的全部发票。理由如下:一、(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审查事实不清,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作出的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的给付内容明确,申请人的申请符合执行案件受理的实质要件。1、截至本案申请之日,我公司已按照仲裁裁决的内容,将货款、利息及仲裁受理费共计1060338.92元支付给了鸿安公司,但鸿安公司却未按照上述裁决内容履行裁决义务,至今未向我公司开具已付款项的全部发票。2、根据仲裁裁决第20页第六行“对于已付款,双方认可实际已付款2246605.31元,仲裁庭对此予以确认”。根据裁决书第22页第三行“综上,根据已确定的实际总价款和实际已付款,可以确定实际下欠款,即实际总价款3227616元-双方认可实际已付款2246605.31元=实际下欠货款981010.69元(包括质保金)”。结合我公司提交给法院的电汇凭证可以看出,在仲裁裁决作出之前,我公司已付款金额为2246605.31元,鸿安公司对此表示认可。仲裁裁决生效后,2018年9月19日我公司又通过中国工商银行内蒙古鄂尔多斯伊煤路支行向收款人北京鸿安恒业消防设备有限公司汇入1060338.92(该数额包含:裁决书裁定的981010.69元货款、72615.23元利息、申请人应承担的15081元仲裁费扣除被申请人应支付给申请人的8368元反请求仲裁费),鸿安公司对此数额在执行谈话中也明确表示认可。由上可以明确看出,我公司实际支付给鸿安公司的货款为3227616元。虽然,我公司在申请书中所请求开具发票的数额为3306944.23元,但是由于此数额包含我公司已支付的利息、仲裁费用,执行谈话时,鸿安公司不同意该部分开具发票,我公司也明确表示可以就已支付的货款部分3227616元开具发票即可,其他数额(利息、仲裁费用)可以不开具发票,因此,双方对已付货款额度金额是没有异议的,即使鸿安公司持有异议,执行法院结合裁决书以及支付凭证完全可以计算出已付货款金额,现执行法院以双方对已付货款的金额存在争议为由,认定我公司的执行申请不符合执行案件受理的实质要件,没有事实以及法律依据。3、关于开具发票的种类,在执行谈话时,虽然双方对于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是普通发票存在争议,但是,我公司认为,在双方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执行法院完全可以依据国家税法的相关规定裁定鸿安公司按照税法规定开具发票即可,而不是被动的不作为,只要鸿安公司不认可就认为欠缺明确的给付内容,执行裁定显然由于执行法院的不作为损害了我公司合法权益。更何况,在执行谈话结束后,申请人曾给法官打电话,明确告知法官,由于鸿安公司迟迟不开发票,我公司无法做账,只要鸿安公司开具发票,无论何种发票种类,我公司均同意,请求法院再次组织谈话。但是,可以明确我公司对发票的种类与鸿安公司是不持异议的。由此,双方对已付货款的金额、开具发票的种类,由于我公司作出的让步,双方是不持异议的。二、鸿安公司收取货款却不开具发票,属于偷税漏税的的违法犯罪行为,法院应该将此案移送相关部门予以处理,执行裁定审查不清,不但助长了偷税漏税人的违法行为,还严重伤害了遵纪守法的企业,导致我公司支付货款却迟迟无法做账,妨碍了我公司正常发展。综上,仲裁裁决所裁决的给付内容明确具体,双方对发票的数额以及种类并不存在争议,如果不强制执行鸿安公司开具发票,让其逍遥法外,极不尊重法律有不尊重事实,严重侵害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严重损害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以及国家的财税利益。

被执行人鸿安公司称,(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正确,应予维持。理由如下:合同明确约定价款是含税价、税款由伊泰公司代扣代缴,伊泰公司无权再要求我公司开具已付货款的全部发票。我公司经营不利亏损几千万元,已于2018年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停止经营已经三年多,并在2019年10月向工商行政申报注销公司,因此现在已经不具备开具发票的条件了

经复议审查,本院对北京三中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2018年8月2日,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就申请人鸿安公司与被申请人伊泰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鄂仲字(2018)第0081号仲裁裁决,裁决如下:一、被申请人伊泰公司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申请人鸿安公司货款981010.69元。二、被申请人伊泰公司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申请人鸿安公司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承担下欠货款981010.69元从2016年12月19日起至2018年7月2日止的利息72615.23元。三、驳回申请人鸿安公司的其他仲裁请求。四、申请人鸿安公司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日内向被申请人伊泰公司开具已付货款的全部发票。五、驳回被申请人伊泰公司的其他仲裁反请求。本案本请求仲裁受理费22005元,处理费2200元,共计仲裁费24205元,由申请人鸿安公司承担9124元,由被申请人伊泰公司承担15081元。鉴于本案本请求仲裁费已由申请人鸿安公司预交,被申请人伊泰公司应当将仲裁费15081元在支付货款及利息时一并支付给申请人鸿安公司。本案仲裁反请求受理费16974元,处理费3394元,共计反请求仲裁费20368元,由申请人鸿安公司承担8368元,由被申请人伊泰公司承担12000元。鉴于本案反请求仲裁费已由伊泰公司预交,鸿安公司应当将反请求仲裁费8368元在收到裁决之日起十日内直接交付给伊泰公司。同时,该仲裁裁决载明,“对于已付款,双方认可实际已付款2246605.31元,仲裁庭对此予以确认”“对申请人关于合同约定含税价,所以应当由被申请人支付税款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仲裁庭不予支持”。该仲裁裁决生效后,伊泰公司按照仲裁裁决确定的内容,将货款、利息及仲裁受理费共计1060338.92元(含货款981010.69元)支付给了鸿安公司。本案审查中,鸿安公司承认收到伊泰公司支付的货款合计3227616元

本院认为,根据生效仲裁裁决确定的内容,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伊泰公司提供的相关票据,可以认定伊泰公司已向鸿安公司给付货款3227616元,鸿安公司应当就其已收到的3227616元货款向伊泰公司开具发票。至于应当开具何种发票,在鸿安公司缴纳税款时,由k8凯发真人版部门依法确定应缴纳的税种及应开具的发票。因此,生效仲裁裁决主文的第四项并非给付内容不明确。鸿安公司提出合同明确约定价款是含税价、税款由伊泰公司代扣代缴、伊泰公司无权再要求其开具已付货款的发票,仲裁裁决已对该主张作出了认定,本案不予审查。鸿安公司提出其已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已向工商机关申报注销公司,不构成不开具发票的法定事由。综上,伊泰公司的复议请求应予支持,北京三中院作出的(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3执3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雷运龙

审判员  齐立新

审判员  禹明逸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李 艳



0 个回复 (温馨提示: 后台审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复请先 登录注册

郝龙航

北京大力税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转让在建工程纠纷】出让方将其所有的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受让方、并获得对价,受让方交付了出让方1000万元保证金(退还的条件为出让方履行申报纳税义务、且税局出具《完税证明》十日内)。最高法判定,鉴于出让方未能提供记载转让涉案项目的财务资料,应纳税额缺乏基础材料,一二审认为其申请鉴定所得税已完税事项不具备鉴定条件、不予准许并无不妥。出让方亦未能举证证明涉案项目仍存在k8凯发真人版风险,且自2013年至今已超过6年,综合上述情形二审判决判令出让方返还剩余保证金,并无不当,出让方申请理由不能成立:(2019)最高法民申6426号
  • 【房屋买卖纠纷】王某购买房屋后,未办理设计和规划变更审批,在楼顶增加修建了生活用房和机房,并在该房屋旁新建一栋两间两层房屋。房屋权属登记部门其因设计和规划变更未经审批,不予办理房屋买卖过户登记。王某所欠购房余款50万元以房屋未登记过户为由拒绝支付,法院判定从王某执行款50万中其扣减按约应代缴契税28.8万元后,支付剩余购房款21.2万元:(2019)湘0724执303号之一
  • 【纳税争议】上诉人因无真实货物交易下虚开专用发票价税合计1900万元,增值税额276.07万元,被稽查局以发票管理办法处以50万元罚款。二审法院指出,作为一个经营钢铁和煤炭贸易多年的公司,主张在无仓储记录的仓储公司储存大量中转钢材,并由无运输轨迹数据的物流公司运输钢材,主张不具有合理性,并不能证明交易真实存在。故,上诉人对于其真实交易的主张缺乏证据证明:(2019)闽02行终238号
  • 【k8凯发真人版处罚争议】刘某不服稽查局对其作出的辽市地税稽罚[2017]204号《k8凯发真人版处理决定书》、提起的行政诉讼;二审法院认定,该k8凯发真人版处理决定系行政处罚行为,显属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案件的范围,原审法院以上诉人起诉事项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裁定驳回起诉不当,依法应予撤销:(2020)辽10行终64号
  • 【包税合同纠纷】土地转让双方约定, “所交费、税、证书费”由受让方负担。受让方于2006年12月22日给出让方出具的承诺中,明确表示“办理产权证的全部费用由我公司承担”,虽其中并无“税费”的表述,但就“全部费用”的语义而言,应当理解为包含税费在内的涉及办证的全部费用。再审认为,抗诉机关和申诉人所称之“全部费用”存在广义和狭义两种理解,广义解释包括税和费,狭义解释专指费,狭义解释更符合受让方真实意义表示的理由不能成立,故受让方应对转让方垫付的108.07万元税款全部承担返还责任。:(2016)渝03民再12号
  • 【民事争议】原告要求被告按其实际支付货款322.76万元开具发票,被告公司提出其已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已向工商机关申报注销公司,不具备开票条件。高院认定,公司注销不构成不开具发票的法定事由,故中院认定双方合同约定价款为含税价、税款由原告公司代扣代缴的判定予以撤销:(2019)京执复199号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业务咨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 登录 | 注册
  • 【民事争议】原告要求被告按其实际支付货款322.76万元开具发票,被告公司提出其已注销纳税人的资格和手续、已向工商机关申报注销公司,不具备开票条件。高院认定,公司注销不构成不开具发票的法定事由,故中院认定双方合同约定价款为含税价、税款由原告公司代扣代缴的判定予以撤销:(2019)京执复199号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备15052467号-3
    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曙光西里甲一号B802

    ios

    安卓

    欢迎加第三只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