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出让纠纷】案涉土地转让协议约定,过户所有行政收费均由受让方方承担,二审认定依合同,认定出让方向税局缴纳的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共112.41万元由受让方承担。受让方提出上述费用不属于行政收费、其不应承担,再审法院认定,其主张缺乏依据、再审理由不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土地出让纠纷】案涉土地转让协议约定,过户所有行政收费均由受让方方承担,二审认定依合同,认定出让方向税局缴纳的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共112.41万元由受让方承担。受让方提出上述费用不属于行政收费、其不应承担,再审法院认定,其主张缺乏依据、再审理由不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阿克苏万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阿克苏地区金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发布日期:2016-03-17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阿克苏万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市栏杆区温州路步行街a-1-701。

法定代表人:朱朝荣,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建新,北京市中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明,北京市中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阿克苏地区金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市塔南路10-12号。

法定代表人:周和义,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阿克苏万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万佳和公司)与被申请人阿克苏地区金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8日作出(2015)新民一终字第199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二审判决)。万佳和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万佳和公司申请再审请求:1.依法撤销二审判决,驳回金泰公司的诉讼请求;2.判令金泰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主要理由:(一)二审判决未查明本案基本事实。

1.未查明《土地转让协议》约定标的物的构成情况。万佳和公司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目的,是在受让的53.6亩土地上开发房地产。上述合同约定的土地,系由015、08、074号三宗土地构成。

2.未查明《土地转让协议》的效力状态。本案诉讼之前,因金泰公司通知万佳和公司解除《土地转让协议》,万佳和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金泰公司发出的解除通知无效。阿克苏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15日作出(2015)阿中民二终字第50号民事判决,判决金泰公司解除《土地转让协议》的通知无效。但二审判决仍然没有查明《土地转让协议》是否解除、是否继续有效的问题。

3.未查明《土地转让协议》部分无效、部分效力待定的重要事实及原因。万佳和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证明,阿克苏地区国土资源局于2006年3月31日依法收回了金泰公司的原015号宗地、原08号宗地、74号宗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将原015号宗地与尚未交付过户的原08号宗地合并为新的42-12-015号宗地后公开挂牌出让万佳和公司在2015年5月25日以1340万元的价格摘得该宗土地,该局于2015年8月17日向万佳和公司颁发了新的42-12-015号宗地的土地使用权证书。上述事实证明,本案双方交易的原08号宗地已被政府收回并入新的42-12-015号宗地后公开出让,金泰公司不可能向万佳和公司交付原08号宗地,《土地转让协议》关于原08号宗地的交易约定应属无效。另外,金泰公司虽表示愿意交付剩余的74号宗地,但至今未能交付,《土地转让协议》关于74号宗地的交易约定应属效力待定。金泰公司的隐瞒实情和欺诈行为造成了本案合同部分无效、部分效力待定的后果,应由金泰公司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1.错误解释《土地转让协议》第三条约定内容,错误判决万佳和公司承担1124075.51元的税费。依照上述合同约定,万佳和公司应当承担的税、费范围仅限于“相关行政收费”。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不属于行政收费,不应由万佳和公司承担。

2.错误解释《土地转让协议》第二条第三款有关土地余款支付条件的约定。

如前所述,本案双方交易的标的是由相互连接的三宗土地构成的总计为53.6亩的一块整地,该土地应当属于特定物,不具有可拆分的属性。双方在《土地转让协议》第二条第三款约定,万佳和公司在取得土地证后支付剩余土地款,应理解为万佳和公司在取得53.6亩土地之后才有义务向金泰公司支付剩余土地余款。

(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应当适用《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七条之规定。

金泰公司未提交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综合万佳和公司的再审请求及所依据的事实理由,本案应审查如下问题:(一)万佳和公司支付金泰公司土地转让费的条件是否成就;(二)万佳和公司是否应承担1124075.51元的税费。

(一)关于万佳和公司支付金泰公司土地转让费的条件是否成就问题。

本院认为,合同效力的认定需要评判合同约定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事实,不影响合同效力。万佳和公司以08号宗地已被政府收回后公开出让,金泰公司不可能向万佳和公司交付该宗地,案涉《土地转让协议》关于08号宗地使用权转让的约定无效;金泰公司至今未交付74号宗地,有关该宗地的转让约定效力待定,缺乏法律依据,其该项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

合同履行过程中,金泰公司向万佳和公司交付土地26652.7平方米。案涉《土地转让协议》关于付款方式约定1.本协议签订之日内,万佳和公司一次性支付定金200万元。2.土地过户之日万佳和公司须一次性支付800万元。3.剩余土地款3288万元,万佳和公司在取得土地证后于2011年10月1日起至2014年10月1日三年内每年按30%、30%、40%的比例支付给金泰公司。合同约定的剩余款项数额,是以双方交易的53.6亩土地为基数计算,但合同并未将万佳和公司取得全部53.6亩土地使用权证作为万佳和公司履行付款义务的条件。万佳和公司的陈述表明,合同约定的土地面积系由三宗土地组成。这就存在金泰公司分别交付上述三宗土地,万佳和公司分别取得三宗土地使用证的情况。《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案涉合同为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属于买卖合同范畴。对于转让人付款时间的认定,可以适用上述法律规定。二审判决基于案涉土地面积由三宗土地组成,土地使用权存在分期交付的实际情况,认定万佳和公司在取得26652.7平方米(015号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证后应当依照合同约定的转让款计算方法及支付时间的约定支付转让费,适用法律正确。万佳和公司认为其取得53.6亩土地使用证后方应履行付款义务,与合同约定不符,其上述再审理由不成立。

(二)关于万佳和公司是否应承担1124075.51元税费问题。

案涉《土地转让协议》约定,过户过程中发生的相关任何行政收费均由万佳和公司承担。二审判决依照合同约定,判令在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过程中,金泰公司向阿克苏市地方k8凯发真人版局缴纳的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共计1124075.51元,由万佳和公司承担,适用法律正确。万佳和公司认为,金泰公司有关上述费用不属于行政收费,其不应承担,缺乏依据,其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不成立。

综上,万佳和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均不成立,其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阿克苏万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关 丽

审 判 员  李 琪

代理审判员  仲伟珩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楠楠



0 个回复 (温馨提示: 后台审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复请先 登录注册

郝龙航

北京大力税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包税合同纠纷】土地转让双方约定, “所交费、税、证书费”由受让方负担。受让方于2006年12月22日给出让方出具的承诺中,明确表示“办理产权证的全部费用由我公司承担”,虽其中并无“税费”的表述,但就“全部费用”的语义而言,应当理解为包含税费在内的涉及办证的全部费用。再审认为,抗诉机关和申诉人所称之“全部费用”存在广义和狭义两种理解,广义解释包括税和费,狭义解释专指费,狭义解释更符合受让方真实意义表示的理由不能成立,故受让方应对转让方垫付的108.07万元税款全部承担返还责任。:(2016)渝03民再12号
  • 【拍卖税费纠纷】买受人在司法网络拍卖平台上以8228.78万元竞价购得土地,遂在过户中缴纳了税款及滞纳金、罚款等768.95万元(包括应由出让方缴纳的税款685.05万元;拖欠的土地使用税合计83.7万元等),法院认定,在拍卖过程中,原告应对拍卖条件等相关内容予以充分了解,且在竞买公告及竞买须知中明确说明土地过户的税费及欠费均应由买受人承担。现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此款项的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请求法院不予支持:(2020)云3103民初5号
  • 【土地转让纠纷】土地出让协议约定,过户费用由受让方李某承担。李某以土地过户费不包含土地交易税款为由、提起再审申请。高院判定,两审均以土地过户费用应当包括基于土地交易而产生的各种税费以及土地过户登记费用等为理由判决李某承担案涉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中涉及的营业税、城建税及教育费附加、土地增值税、印花税并无不当:(2014)鲁民提字第282号
  • 【包税合同土地出让纠纷】上诉人作为案涉土地受让方,共计缴纳土地各项费用1111.13万元,两审法院判定,土地转让合同已明确了上缴给政府及发生的所有费用均由上诉人承担,与土地转让金为净收益能相互印证、也就是税后利润的净收入,因此土地增值税1285.05万元也应归属“所有费用”、由上诉人缴纳并无不当:(2015)甘民一终字第223号
  • 【纳税争议】地产公司与地税局就涉案房地产土地增值税的征税范围、减税、免税及退税以及计税依据产生争议,即,地税局认为应放弃普宅免税权利、合并计算土增税,一审认同。二审法院认为,地产公司应当先提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后,才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故撤销一审判决(目前为撤回再审状态):(2017)新31行终7号和(2016)新3130行初2号
  • 【土地出让纠纷】案涉土地转让协议约定,过户所有行政收费均由受让方方承担,二审认定依合同,认定出让方向税局缴纳的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共112.41万元由受让方承担。受让方提出上述费用不属于行政收费、其不应承担,再审法院认定,其主张缺乏依据、再审理由不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业务咨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 登录 | 注册
  • 【土地出让纠纷】案涉土地转让协议约定,过户所有行政收费均由受让方方承担,二审认定依合同,认定出让方向税局缴纳的土地增值税、滞纳金、罚款共112.41万元由受让方承担。受让方提出上述费用不属于行政收费、其不应承担,再审法院认定,其主张缺乏依据、再审理由不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 大力税手 | 专业税务知识分享平台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备15052467号-3
    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曙光西里甲一号B802

    ios

    安卓

    欢迎加第三只眼微信